sohu_logo 高中教育 - 初中教育 - 小学教育 - 幼儿艺体教育 - 职业教育 - 教育科研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网站公告:
  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 > 文件通知 > 教育局文件 >> 正文
最后一笔党费

来源: 点击数:0 更新时间:2017-11-13 11:58:33

 最终一笔党费

——追记临沂市莒南县板泉镇原中心小学副校长、共产党员殷克臣

葛桂昌

“交…给…党…”这是沂蒙革新老区莒南县一名有着36年教龄、21年党龄的老教师在弥留之际,用哆嗦的双手将一万元钱递给镇党委安排委员时说出的最终三个字。他,就是莒南县板泉镇原中心小学副校长、共产党员殷克臣。

 

我愿把自己的终身贡献给党的教育事业

 

1963年7月,23岁的殷克臣从临沂师范毕业后回到家园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。他在日记中郑重地写下誓词:“我出生在旧社会的富农家庭,是新中国培育了我,我愿把自己的终身贡献给党的教育事业,为家园建造贡献力量。”尔后,他一贯据守誓词,一干就是36年,此间曾做过板泉镇板泉完小、武阳街完小、胡庄完小、刘庄完小、潘庄完小教师,坊庄学区校长,板泉中心小学副校长,1999年4月在板泉中心小学副校长、党支部书记位置上退休。先后被颁发莒南县优异教师、板泉镇优异共产党员和优异教育作业者等荣誉称号。

凭借着对教育事业的酷爱,他将自己的青春与热血毫不保留地贡献给了老区的教育事业。“他把校园当成自己的家,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,他的心里就是没有自己。”曾与他一同度过日月风雨的白发苍苍的老搭档们无不这样称道他。他对作业兢兢业业、刻苦钻研、一丝不苟、精雕细镂,一贯是周围搭档学习的典范。备课时,每一句话、每一个词、乃至每一个字,他都认真地琢磨。他带领教师们斗胆探究“开门教育”、“启发式教育”等新的教育形式,对传统的“填鸭式教育”、“注入式教育”进行了改革,使他所在校园的各科教育质量都名列全镇前茅,多个学科一贯坚持全镇榜首名。他对待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子女一样,让每一个学生成人成才是他最大的希望。在学生、教师眼里他永久是一个好教师、好校长。不论是做一名一般教师,仍是当校长,他白日在校园里教育,晚上挤时刻进行家访。不知多少次踏着月色去为患病的学生补课;不知多少次与缀学的学生家长促膝长谈,直到把学生再拉回校园;谁也不知道他为贫穷学生垫付了多少膏火和讲义费,每月34元的薪酬,哪个月都是捉襟见肘。杨美玲就是殷克臣当年接济的学生之一,因为家庭贫穷,德才兼备的她被迫缀学,殷克臣一连往她家里跑了十多趟,又给交膏火,又给买讲义,总算使孩子回到了校园,并于当年以优异的成果考取了临沂幼儿师范。王克军学生因为家中短少劳力,硬是被父亲拉到生产队干活,不甘心的他便使用歇息的时刻看书,常常被社员们嘲笑。殷克臣听说了,便把讲义给送到地头,并鼓舞他,“必定不要抛弃,常识到什么时分都是有用的,我必定想办法让你再上学。”看到一个个缀学的孩子从头回到了校园,一个个学生考上了大学,殷克臣的心里比吃了蜜还甜。

老殷也想照料好家庭,当个好丈夫、好父亲,但是人无兼顾之术,顾了这头就顾不了那头。因为作业很忙,殷克臣很少照料家人和孩子,有时分他的爱人就诉苦,“你是家里的顶梁柱,天天呆在校园,家里农活谁干?5个孩子你还管不论?”。他心里也很内疚,晚年时也常常提起:俺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,自己亏欠他们的太多了。

一份耕耘,一份收成。几十年如一日的辛勤支付,殷克臣以其精湛的教育本质和崇高的师德,换来了桃李满天下,换来了世人对他的尊重。现在,他教出的学生遍及大江南北,各行各业,成为祖国现代化建造的栋梁之才。

凡事都要考虑对党、对国家贡献多少,不行讲讨取

1985年,“农转非”时,殷克臣把安排分给他的一个名额让给了他人,他的大儿子殷学聪怎样也不理解,整日闹情绪。殷克臣给他留下了这样一封信:“大洲啊,你爸是校长,要对得起党对我的培育,凡事都要考虑对党、对国家贡献多少,不行讲讨取”。现在,殷克臣走了,做儿子的学聪再次读起这封信时,才读懂了爸爸的人生观念。

殷克臣是这样要求孩子的,自己也是这么做的。在他担任坊庄学区校长期间,因为学区全体教育成果突出,曾先后分到了两个省级优异教师的名额,他都毫不犹豫地让给了一线的教师。许多老搭档都劝他,“你傻呀,我们学区只要你最配得上这个省优,没有你,哪有这么好的成果呀。”他却漠然一笑说,“没有我们的尽力,我殷克臣是个龙,也不行能让整个学区的成果都进步呀,我仅仅个服务员。”

殷克臣终身清正廉洁,没有赚团体一分钱的廉价。他生前担任建造了8处校园,一块砖、一片瓦的使用他都记载的清清楚楚。1989年他调任板泉镇中心小学副校长,担任校园建造,大儿子学聪在工地干活时,拿走一块1平方米的木板想作棋盘用,被他逮了个正着,殷克臣的脸都气青了。“你个不长进的东西,公家的一棵草也不能拿啊,你真给我丢人!”

殷克臣终身节约,自己从来没有添加过一件新衣服,五年前女儿给买的新皮鞋到死他也没有舍得穿,即便是后来日子宽余了,他也仍然坚持节约的习惯,在孩子们的眼里,他是一个十分“小气”的父亲。在担任板泉镇中心小学副校长的时分,他常常为了节约2元钱的车费,自己骑车30里到县城就事;二儿子学康成婚时连一个板凳都没购置,卷了一张席子就分了家。但是每逢遇到国家或团体有困难时,他总是榜首个冲在前面。2000年,村里修“村村通”公路时,他榜首个带头捐款600元,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,他又带头交了100元“特别党费”,亲属街坊家里有什么困难,他总是慷慨相助。他不只自己带头捐款还常常教育儿子也要为团体做些事。2003年村里主干道刚装置上路灯,因村团体无钱交纳电费,路灯常常停,他就让二儿子殷学康拿出4000元,一次性付清全村一年路灯所需的电费。他说“自己的日子可以过得紧一些,不能让全村老少爷们摸黑”。村里人都知道白叟家是个热心肠,因为做过教师,谁家白叟给在外的儿女写信,谁家有办喜事写对联,都来找他,每次他都很爽快地应承下来,从未收过一分钱。

党给了我第2次生命,我要把终身交给党

1970年,殷克臣因为作业劳累,再加上营养不良,总算累倒在讲台上。搭档们把他送进医院,确诊结果是:严峻肠梗阻,需立刻住院作切除手术,手术费需求400多元。但是他家徒四壁,连40块钱的补血钱都出不起,做手术,简直是一种奢望。当天,校园党安排为他垫付了住院的悉数费用,切除手术得以顺利进行。殷克臣在日记中是这样记载的,“这次大病,是党给了我第2次生命,我无法忘掉党的恩情,我要把我的终身都交给党。”

出院后,殷克臣正式向党安排提交了榜首份入党申请书。但是,因为他的富农身份,他的入党申请书被压了下来。殷克臣入党的决计没有动摇,从那时起,他每天都在日记中倾吐着对党的酷爱和忠实,在作业中他开始用一个中国共产党员的规范严格要求自己,每年的七月一日,他都会向党安排庄严地交上一份入党申请书,直到1990年11月23日,他的忠实和执着得到了安排的认可,他的希望总算得到了完结。那天夜里,他激动得久久未能入眠。

天有不测风云。2010年末,殷克臣被检查出肺癌晚期,在之后的短短半年时刻,他住院7次医治,通过屡次化疗他身体越来越衰弱,他心里理解自己所剩的日子不多了,不愿意再呆在医院里,毅然决议出院。刚回到家,他就把儿女叫到病床边,告知了两件事:榜首件事,将自己2万元积储中的一万元交给儿女来处理自己的后事,不给儿女添加担负;第二件事就是把积储中的一万元拿出来交纳最终一次党费,了断他的希望。

爱人和儿女都很支撑白叟的这一决议。7月23日,莒南县板泉镇党委得知这一音讯后,当即派安排部门作业人员来到白叟家中。此刻,病情危重的殷克臣身体现已极度衰弱,一句完好的话也说不出,当他看到板泉镇党委的作业人员到来时,他眼里透出一丝坚决的光辉,用哆嗦的双手将一万元“特别党费”交给了镇党委的安排委员,此刻,他脸上的皱纹渐渐舒展开来,露出了完结重大任务的轻松和豁然。他好像凝聚了全身力量,断断续续地说出三个字:“交…给…党…”。在尔后的20多个小时里,作为人夫、人父、人师的他,再也没有说出一个字。

殷克臣白叟家庭并不殷实,老两口一贯靠退休金维持日子,大儿子和女儿都在家务农,二儿子是一名司机,三儿子和四儿子都是下岗职工,各家都有债款。一万元,可所以妻子养老的准备金,可所以儿女债款的归还金,可所以孙子的一笔膏火,可所以……但他仍然挑选了党费!

让人震聋发聩不必定是撼天动地、响遏行云的巨响,让人感动得泪如泉涌的未必是惊天地泣鬼神的豪举。殷克臣白叟在弥留之际用翕动的双唇说出的三个字,却让人振聋发聩,让人泪如泉涌。殷可臣没有留下什么豪言壮语,也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,他仅仅一名一般的党员,一名一般的教师,他为他所酷爱的教育事业倾尽了一生的精力,用“爱与贡献”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生命价值,用无限的忠实竖起了共产党员永存的精力丰碑。

何为无私?何为热诚?何为大爱?殷可臣,一个永久的共产党员教育作业者,用一生行动为它作了注脚。

热点文章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方式 | 用户登录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临沂教育科研信息网 主办:临沂市教育科学研究中心
地址:临沂市银雀山路49号 电话:(0539)8301549 邮政编码:276001

Copyright 2006-2010 lyjxyj.com All Rights Reserved